四川交警與女協警開房並“丟槍”一事已經逐步淡出公眾的視線,但是“女主角”小李的生活卻沒有恢復平靜。昨天,小李告訴記者,為證清白,她在看到發帖當天就去醫院做了有關“處女膜”的婦科檢查。“我沒有與他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,我連戀愛都沒有談過。”她告訴記者,她已經委托律師,將控告發帖人及相關網站。(7月17日人民網)
  本已沉寂的“丟槍”事件,因為一紙“處女膜”證明,再度喧囂。可以想象,被網貼認定為“不正當男女關係”後,李某定然承受了諸多的指指點點與“另眼相看”。否則,也不會用處女證明,這種近乎極端的方式,自證清白。從網上不低於世界杯決賽的點擊量看,“女主角”小李已經博得了足夠的關註度。
  然而,靠“處女膜”自證清白,逆轉輿論的質疑,似乎有點扯。一者,當今,醫療技術如此發達,容貌、性別都能“再造”,何況是“處女膜”。一紙證明不是自身清白的“充分條件”。二者,前段時間,“丟槍網貼”的走紅,已在公眾心中先入為主的打上烙印,靠“處女膜”證明,逆轉人們的印象,似乎很難。再者,“丟槍門”的男主角許江,以及同事、發貼人的沉默,讓“處女膜”更顯得孤形單影。
  事實上,自證清白,何需“處女膜”當推手?李某要想自證清白,可以用許多正常方式方法。比如,走法律途徑起訴發帖者,以法律證清白。也可以通過同事、當事“男主角”、單位作證,形成個人關係清白的邏輯鏈條。豈不比“處女膜”自證清白更靠譜?其實,用“處女膜”自證清白,除了製造噱頭,渲染情緒外,別無裨益。
  隨著網絡的普及,“丟槍不算丟”、“禮節性微笑”等契合互聯網傳播特點的語言,可以瞬間點燃網絡。於是,部分人員,在訴求遇到阻礙時,開始以網絡為推手,試圖用輿論倒逼的方式,達到目的。然而,噱頭式炒作,畢竟良莠不齊,最終的結果卻可能造成諸多誤傷。以“處女膜”自證為例,自己就是噱頭炒作的疑似受害者,為何還要以其彼之道,還於彼身呢?
  文/薛家明  (原標題:自證清白,何需“處女膜”當推手?)
創作者介紹

床單

ua70uahd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